阿根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554例 新增103例


2月19日,浙报融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浙江省建设厅出台了一则关于做好妥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实施住房公积金阶段性支持政策相关工作的通知,2020年6月30日前,住房公积金贷款不能正常还款的,不作逾期处理,不影响征信。这是住房公积金的一项规定,推荐给商业银行参考。客观上,因为疫情的发生,借款人出行受到阻碍,或者因为投入防疫抗疫工作无法去办理银行还款,会发生无法还款的情况。如果因为这种情况而出现逾期记录,完全是不合理的。

随着复工复产的加速和经济扶持计划的激励效应发挥作用,就业压力可能在未来一个阶段稍微缓解。但现在争论疫情对经济的伤害程度为时尚早。它的破坏力还没有看到边界,究竟还会持续多久,半年还是一年?第二波何时消退,还会不会有第三波甚至更多?

更重要的是,银行应该主动出击,为客户提供应对危机的缓冲时间。银行的信用管理有两层意义,第一层是对不良客户的惩罚性处理,对于逾期、断供的不良客户提起诉讼,追讨贷款,房产处置等等。这是雷霆手段,客户成为敌人,资产也会发生贬值,这是双输。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如果灾后评估发现资产价格严重下降,则弃贷、不良的发生恐怕难以避免。金融机构、监管当局应当充分估计经济形势,做好充足准备。在信用灾难发生前,给客户以“喘息机会”,主动化解危机,既纾民困也促经济。

看重私利而非生命,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美国一些军政高层,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

(2)人民银行利用货币手段调控房贷利率,下调20%~30%。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日上午8时(北京时间4日20时),全球新冠死亡病例超过6万例,达到60115例。

最后,难以避免的是客户还贷和清偿能力丧失,这种情况下银行应该走清算重整破产的路,借款人个人破产。但政府应该与银行建立专业有效的民生兜底安排——借款人交出房权后可以转租政府的廉租房。此乃后话。

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在登上私家车前,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按照美国的价值观,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然而,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在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其次,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美海军需要找只“替罪羊”。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莫德利称,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后者“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的同时),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显而易见,美海军将“未能解决问题”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企图推脱塞责。